為了買一個 NFT,我學會了英語和畫畫

買賣虛擬貨幣

新年伊始,nft 市場再一次迎來了空前的盛況,一月剛剛過半,opensea 市場的交易額創下歷史新高。根據 dune analytics 的資料,截止 1 月 17 日,opensea 的月成交額達到了 34 億美元,使用者量超過 100 萬人。

相比之前的高潮,當下的 nft 專案已然有了質的飛躍,專案方也變得愈發成熟和專業。製作精良的專案自然會吸引一眾藏家的眼球,並且隨著熱度的提升,大部分的專案在二級市場都能擁有不俗的表現。但公售時的超高手續費和二級市場昂貴的價格,讓普通玩家對白名單變成了普通玩家的唯一出路。

以最近兩個新發售的專案 azuki 和 x rabbits club(冷兔)為例,azuki 以 1eth 的荷蘭拍進行公售 3 分鐘之內全部售罄,而擁有白名單的藏家以 0.5eth 的價格可以直接參與預售購買。當前 azuki 在二級市場的售價約為 2.5eth,也就是說,獲得白名單的使用者可以輕輕鬆鬆地賺取 2eth。x rabbits club 冷兔更是如此,以 0.0502eth 的預售價格,每個預售資格可以鑄造兩枚 nft。x rabbits club 預售結束地板價已經達到了 1.5eth 左右,白名單的持有者能夠賺到 3eth 以上。整個過程中白名單的持有者風險是非常低的,大多數是因為社羣貢獻例如藝術創作,活躍聊天而獲得的。

有的社羣成員開玩笑說到「nft 對個人的自我修養提升太大了,不僅提高了英語成績,還學會了音樂和畫畫,最重要的是懂得了禮貌待人。」

這看似是一句玩笑,實則暴露了現在白名單有多麼「卷」。

青銅級:拉鋸戰

白名單作為專案方吸引藏家的主要方式,社羣成員可以透過 pow(proof of work)工作證明,積極地參與到為社羣的宣傳活動,以獲得白名單的獎勵,一開始白名單是為了鼓勵專案早期的支持者和特殊貢獻的成員而來。隨著社羣成員越來越多,專案方開始增加了白名單的獲得難度。

以 0n1 force 發售為例,2021 年 7 月中旬,0n1 force 作為當月最具潛力的專案之一,discord 社羣湧入一萬人以上,隨著社羣發售之前越來越多的成員,團隊也在第一時間宣佈了白名單規則,根據 discord 內建的 rank 機器,按照排名先後贈與玩家白名單。這種簡單直接的方式,讓白名單開始變得「肝」了起來。0n1 force 的成功讓很多 nft 專案開始模仿,但同時也讓「科學家」們有了可乘之機。各種「答非所問」的 discord 機器人開始充斥社羣,讓普通玩家難以應對。因此很多專案開始努力嘗試新的發放白名單方式來以求公平。

去年 8 月底,nft 市場迎來了上一波熱浪的高潮,諸多專案的玩法和整體水平有了質的飛躍。mekaverse 可以說是其中的佼佼者,20 萬社羣成員在半個月的時間內湧入社羣,習慣了聊天升級拿白名單的玩家,一時之間把社羣的每個頻道都堵的水洩不通。為了能夠既保證公平又能讓玩家避免 gas war,mekaverse 採取了登記錢包地址抽獎的方式。本以為能夠降低玩家競爭的情況,事實卻是很多玩家開始「卷」錢包地址數量,批次註冊錢包地址,提高中獎概率成為玩家的「對策」。在 10 月初最終發售的時刻,一共 17 萬個錢包地址參與抽獎,mekaverse 的官網一天內訪問量高達 460 萬次。面臨史無前例的龐大社羣,mekaverse 的錢包地址抽獎方式也只能儘可能的保證公平,這一方式也被當下很多專案方借鑑。

黃金級:由「混」到「舔」

如果說前面提到的「聊天升級」和「地址抽獎」兩種方式是專案方所設定的客觀機制,雙方以機制為中心點展開的「拉鋸戰」。那麼之後可以說是專案方單方面的讓玩家「互相廝殺」。

為了能夠擺離線器人對聊天升級的干擾,也擺脫只「抽獎」不做貢獻的玩家。以 hapebeas**ang 為首同時期一系列 nft 專案開始了以創作和活躍為主的人工挑選,這一次看似公平的方式實則是將「卷」發揮到了極致。

這種方式雖然能夠避免機器人聊天的情況,但是卻不是每個玩家都有充足的時間和精力保持長時間的活躍。另一方面因為藝術創作的門檻較高,讓許多普通玩家喪失機會。正所謂有需求就會有市場,一些玩家開始轉變觀念,滋生出了代聊、代邀請、代創作的業務。根據律動 blockbeats 的瞭解,當前代邀請的單價在 6 元左右,代聊天因等級限制不同價格範圍在 600 至 1000 元不等,代創作則是根據種類價格也略有不同。一些有經濟實力的玩家會選擇找人代聊。其他人則選擇自己動手「肝」,機械地幫助每個新來的社羣成員解答疑惑,創作的作品從最開始的簡筆畫到沙畫再到 3d 作品。

(來自 voyagers:unknown 社羣的沙畫)

雖然這種形式對於專案方來既是極好的宣傳形式,又能讓付出成本的玩家與專案之間有了經濟層面的繫結。但是造成的卻是玩家之間相互競爭,為了爭取白名單無所不用其極。也就回到了文章開頭來自社羣的調侃:「nft 對個人的自我修養提升太大了,不僅提高了英語成績,還學會了音樂和畫畫,最重要的是懂得了禮貌待人」。這種方式也是當下大部分專案方所採用的發放白名單的方式。

最強王者:養蠱

如今,隨著新一輪熱度的到來,幾個高熱度的專案雖然尚未發售,但是依然將白名單的難度提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除了代聊、代創作之外,售賣白名單已經成為了常態。

invisible friend 因為美術方面製作精良,迅速吸引了一眾玩家的關注。形成了上萬人活躍的社羣,白名單除了上述的方式以外,還增加了新的條件,持有 3 到 4 個 slimhood nft 或是 moodroller nft 可以獲得 invisible friend 的白名單,為了得到白名單,玩家將原本地板價在 0.1 左右的 nft 專案 slimhood 地板價瞬間炒作到 1eth 以上,這讓 invisible friend 白名單的成本就到達 3eth,更有人以 4eth 左右的價格在場外出售白名單。

同期出現的 wgmi interfaces 也擁有不俗的表現,不同的是 wgmi interfaces 乾脆放棄了在 discord 社羣,將宣傳陣地轉移到了 twitter,相比之下 wgmi interfaces 的白名單更難獲得,玩家需要持續不斷地在 twitter 上更新創意作品,轉發推特等等才有資格獲得白名單。根據律動 blockbeats 瞭解,wgmi interfaces 的白名單價格在 3eth 左右。

(wgmi interfaces 粉絲作品)

當白名單開始售賣,整個流程已然形成了小有規模的產業鏈。但是這並非是極致,mutant shiba club 和 starcatchers 兩個最近開始運營的 nft 專案,都採取了封閉社羣的方式,除去第一時間進入 discord 社羣的玩家,其餘的人要想進入社羣,需要透過官方推特的活動,解謎獲得進入社羣的資格,每次活動最多進入 100 到 200 人。普通的玩家不說獲得白名單,就連進入社羣的資格都沒有,更有甚者售賣已經進入社羣的 discord 賬號。「卷」白名單已經升級到了「卷」進入社羣資格的,已經進入社羣的成員也不過剛剛踏入了參與白名單的門檻,創作和活躍依然不能少。為了能夠被專案方的管理員看到,成員們開始「爭奇鬥豔」。

(來自 starcatchers 的粉絲作品)

面對如此大的競爭壓力,也有人選擇劍走偏鋒,他們精心的準備好自己的簡歷模板,向專案方發闡述自己豐富的履歷和知識技能,爭取早日當上社羣的管理人員。

(社羣中的求職簡歷)

白名單的「戰爭」還在愈演愈烈,這個設計的初衷是為了表達對 nft 早期支持者的感謝。隨著 nft 市場日益火熱,它變成了避免 gas war 的方式。而現在充斥到大家眼前的已經從最初的藝術創作變成了真金白銀。專案方想要得到熱度就必須就不得不「卷」。

在諾大的 nft 市場中,每天有上百個 nft 專案發售,可縱觀這短暫的歷史能夠真正存活下來的屈指可數,nft 從社羣出發,依賴社羣成長。玩家因為利益被白名單練出了十八般武藝,但對於專案方來說真正能夠留住玩家的又能有多少呢?


來源:區塊律動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