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棄比特幣,加密領域有了新願景

買賣虛擬貨幣

撰文:Joe Weisenthal

編輯:南風

說起來有點奇怪,但在比特幣存在了十多年後,人們終於對它是什麼達成了一些共識。

比特幣的鐵桿支持者 (Bitcoiners) 將其比作是「數字黃金」,也即一種主要用例為簡單持有的避險資產。甚至那些不怎麼喜歡它的人也或多或少接受了這種說法。我們幾乎每天都能在媒體上聽到一些傳奇投資者這樣說:“我們相信比特幣是一種新興的價值儲存手段,它和黃金一樣,可以在多元化投資組合中發揮重要作用。”

甚至沒有人談論比特幣為何不在日常交易中被使用,或者它是為何太過緩慢或太不穩定而不能成為有用的貨幣。這也許都是真的,但這些都是老生常談。總的來說,HODlers (堅定的比特幣持有者) 的敘事贏了。

當然,很多人仍然在嘲笑這種波動性如此之大的資產可以被視為避險資產的想法。畢竟,它有過很多次 50% 或更多的暴跌,其中就包括最近的暴跌:

圖源:Bloomberg

但另一方面,你也得承認這一點:這種市值近 1 萬億美元的資產已經形成,儘管它沒有任何支撐。

(我知道這時會有人跳出來說我錯了,認為比特幣是由電力和數學支撐的!但這種觀點是錯誤的。比特幣網路是由電力和數學保護的。但受到保護和受到支撐是兩碼事。你無權使用比特幣兌換任何東西。)

事實是,除了一些人認為比特幣的網路空間是有價值的以外,比特幣的價值根本沒有什麼支撐。從某種意義上說,區塊鏈可以被比作是一個巨大的去中心化電子表格,而「幣」代表了在該電子表格上的一定空間。

比特幣的價值已經形成了模因 (memes)。當然,一提到模因和幣,人們就會想到狗狗幣 (Dogecoin)。但比特幣也是一種 meme 幣,「數字黃金」(digital gold) 可能就是它最好的模因之一。比特幣也有很多可笑的模因,比如「魔法網際網路貨幣巫師」(Magic Internet Money wizard):

不過,除了將「黃金」作為一個不錯的 meme 之外,比特幣與黃金有著其他共同的屬性:

除了持有,其他用途並不多。是的,你可以用黃金做珠寶,且它還有一些工業性質;但在大多數情況下,人們將黃金作為一種金融資產進行持有。

黃金和比特幣基本上都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開採 (挖礦)。而石油不同,地球上沒有一個地方像沙烏地阿拉伯那樣擁有如此豐富的石油資源。

兩者都是能源密集型且難以開採 (挖礦)。

雖然黃金的供應時間表並不像比特幣那樣絕對,但除非有一顆黃金小行星撞擊地球,否則地球上的黃金總量是相當可預測的。

比特幣和黃金都有神秘的起源。比特幣有著神秘的締造者中本聰;古人認為黃金是神聖的,因為它不會失去光澤。

重申一下,你可以同意或不同意比特幣的避險資產屬性,但這就是為何越來越多的人審視並使用它。

觀點的分歧

當然,從更廣泛的角度來說,觀點的分歧一直存在於比特幣和加密貨幣領域中。在比特幣內部,關於它應該走向何方以及如何使用,也存在著許多分歧。當然,隨著時間的推移,數以萬計不同的加密貨幣已經推出,所有這些幣在表面上都有著不同的目的或目標。

上一次真正的比特幣內部之戰是在 2015 年到 2017 年的比特幣區塊大小之戰,當時有一個派別想要改變比特幣程式碼 (以增加比特幣區塊的大小),讓比特幣更像一種消費型貨幣。我們知道,比特幣基礎層對於網路每秒可以處理的交易量有一個相當硬性的限制,這使得當時許多礦工、交易所和其他公司都爭取透過擴大每個比特幣區塊的大小,使比特幣網路底層的交易吞吐量 (TPS) 更快、更便宜。

這看起來似乎沒什麼害處,但如果你想成為「數字黃金」,推動重大變更是有風險的。想象一下,調整黃金的原子結構,讓它更有光澤。這看起來可能不錯,但它真的還是人們信任了幾千年的黃金嗎?更具體地說,比特幣社羣中許多人認為,增加更多的容量是對該網路去中心化的一種威脅。

那麼為什麼更多的交易容量會對網路去中心化構成威脅?比特幣社羣的一個核心原則是,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任何人都應該能夠執行一個完整的比特幣節點,該節點可以下載和監控整個比特幣網路。這樣任何人都可以獨立地驗證鏈上發生了什麼,有多少幣在流通,進行了什麼交易等等。這基本上可以在任何便宜的電腦上實現。但是如果基礎層太過沉重 (也即,如果有太多的交易堆積起來),那麼可能抑制任何個人下載和檢視這條鏈,這意味著只有那些擁有更強計算能力的節點才能監控它,從而限制了節點的廣度 (和去中心化)。

應該說,雖然這是一場技術上的戰鬥,但也有派系因素,雙方都懷疑有些參與者試圖控制比特幣網路以達到他們的特定目的。無論如何,比特幣最終基本保持不變。儘管對其做出了一些調整,但沒有立即做出重大變更。總的來說,比特幣的核心發展理念是極其保守和抵制變更的。這與矽谷「快速行動,打破常規」的理念正好相反。比特幣根本不是關於持續迭代的。同樣,如果你 (比特幣) 的目標僅僅是成為「黃金」,這可能是更加明智的。

當然,世界上有些人被中本聰帶來的這項突破所吸引 -- 比特幣首次確立了在網上創造去中心化稀缺性的能力, 因此有些人想要做的不僅僅是創造一種可以簡單持有的東西,而是想要利用這項技術做點什麼。誠然,這是可以理解的。

Vitalik Buterin 正是希望利用這項技術做點什麼的人之一,他在 2013 年發表了以太坊白皮書,認為透過一些修改,區塊鏈可以做的不僅僅是作為一個「貨幣資料庫」。他的願景包括使區塊鏈充當身份識別庫、去中心化檔案儲存和金融衍生品等。基本上,人們今天興奮地在使用 DeFi、NFTs、DAO 等做的很多事情都在以太坊白皮書中非常明確地闡述了。

正是從這裡開始,我們看到了加密世界的一場真正的分裂,這場分裂導致了關於這項技術的實際用途的兩種截然不同的想法……

加密貨幣 vs. Tokens

在某種意義上,比特幣和以太坊都可以被描述為兩個不同數字部落的「官方貨幣」,雖然很多人顯然同時持有這兩種幣。

比特幣支持者 (Bitcoiners) 傾向於高度重視對抗性思維。他們不去信任任何人:你在某個交易所買了比特幣?馬上提出來,轉移到你的私人錢包裡,這樣你就不會有任何交易對手風險;執行你自己的節點,這樣你就可以直接監控整個網路... ...在過去幾個月裡,推特上的 Bitcoiners 已經開始採用了帶有鐳射眼睛的模因 (meme) 了!

正如 Bitcoiner 網紅 Anthony Pompliano (Pomp) 最近發推文所說,這是“比特幣 vs. 整個世界”(Bitcoin vs. The World)。Bitcoiners 不信任銀行。他們真的不信任央行。鐵桿的比特幣支持者認為,你應該把每個人都當成騙子。中本聰失蹤對於比特幣專案至關重要,因為如果他不隱身,那麼一些人就會「信任」他的判斷力。Bitcoiners 也吃很多肉。這和信任沒有關係,這只是這個部落的一個明顯事實。雖然無論如何這一點都不是普遍的,但這是一個事實。

以太坊支持者 (Ethereans) 則不同的。他們的創始人仍然很活躍,影響力很大。Vitalik Buterin 也沒有鐳射眼睛。但有好幾次他被拍到穿著印有小貓圖案的T恤。他吃大量的椰子、黑巧克力、堅果和牛油果而不是肉。以太坊上最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是 Uniswap 有著一個古怪的獨角獸主題。沒有那些大男子主義的東西。在 Pomp 釋出關於比特幣對抗世界的推文後,一些以太坊支持者回應稱,他們的使命是為了世界,而不是對抗世界。這是一種截然不同的 (社羣) 氛圍。

這是一張 Vitalik 吃牛油果吐司的照片,他穿著一件上面有小貓和彩虹的T恤。這很好地說明了這一切。

當然,這些都是一般性的概括。世界很大,很多人兼備兩者。但如果真的有人類學家的話,我建議有人深入研究這個問題,並就此寫一本書,因為兩者的區別是顯著的。

有趣的是,除了作為一種加密貨幣,以太坊也是一種 Token ("代幣",也譯作"通證")。Token 是什麼?一個最簡單的比喻就是,可以將 ETH 與 Chuck E. Cheese (查克芝士) 餐廳推出的遊戲幣相比較。ETH 是可以在特定的環境下兌換商品和服務的「money」,就好像 Chuck E. Cheese 的遊戲幣可以讓你玩電子遊戲、彈球遊戲、滑球遊戲等等。

編者注:Chuck E Cheese (查克芝士) 是美國的兒童連鎖餐廳,在經營過程中把電子遊戲和餐飲進行了結合,餐廳內提供街機遊戲、電子遊戲、遊樂設施和其他活動。該餐廳以遊戲幣的形式來推動營收,每個不同價位的套餐有相應數量的遊戲幣贈送,為了得到更多的幣消費者往往會點價格較高的套餐。

在以太坊的世界裡,這種貨幣 (即 ETH) 讓你能夠透過向該網路支付一筆費用來執行構建在上面的各種應用。比如,執行在以太坊網路上的最大應用之一是上文提及的交易所 Uniswap,在上面你可以進行不同的代幣兌換。每次你進行交易時,你都必須向處理交易的計算機網路 (也即以太坊網路) 支付一筆“Gas費”(以 ETH 計價)。因此,基於上面的類比,Uniswap 就像是該餐廳裡面的一款遊戲一樣。

要讓比特幣有價值,你就得接受 (相信) 它有價值。你要麼相信,要麼不相信。而對於 Token,其中的信仰成分就更少了:如果你想要使用搭建在以太坊之上的某個應用,那麼你必須使用 ETH。如果有人向你傳送 ETH,你知道你將能夠在整個以太坊網路中使用它。你也許會對整件事持懷疑態度,認為這都是投機遊戲。但就像 Chuck E. Cheese 的遊戲幣一樣,ETH 是有用的,而且如果你想加入這個世界,你就必須要持有它。

那麼這一切都是為了什麼呢?

因此,一旦你進入了 Tokens 的領域,你不需要信仰,但你仍然需要具有意義。在去中心化交易所進行交易很有趣,但在某種程度上,你交易的東西需要產生實際的價值,而不僅僅是不斷進行更多的幣幣交易。否則,一切最終都會崩潰。那麼 Tokens 將走向何方?有三種可能性。

第一種可能性是一切都崩潰。這種可能性真的不能排除。這基本上就是 2017 年 1CO (首次代幣發行) 的情況。當時,你需要購買 ETH 來買入 1COs,且這個現象在當時得到了大量的炒作,但這種狂熱最終還是消失了。很多 1CO 專案都失敗了。除此之外,很多這類活動更像是 IPOs (首次公開募股),只是使用的是一種不同的「貨幣」,因此這些都是違反法律的未註冊證券。最後,這一切 (還有加密領域中的其他一些東西) 都崩潰了。公眾一時失去了興趣。加密寒冬隨之而來。

第二種可能性是出現了新的社會協調模式。你可能會覺得 NFTs (非同質化代幣) 有點傻,但顯然很多人有不同的想法。人們在繼續支付真金白銀,以獲得對某些數字內容的所有權。這看起來確實有點像一時的流行,但在這個領域裡一直有更多的實驗在進行。而且,即使不是 NFTs,也有可能是另一種易於程式設計的新型貨幣網路誕生出新的活動模式。

在這個概念中,以太坊可能最終成為一種新型去中心化社交網路的底層:以太坊上面有遊戲 (比如數字賽馬),有藝術品 (比如藝術家 Beeple 的 NFT 藝術品),有新型的去中心化出版平臺 (比如 Mirror) 等等。從一開始,人們就被 DAO (去中心化的自治組織) 的概念所吸引,在這個概念中,人們以一種有點像公司的方式將他們的資金聚集在一起,但也有點不同,DAO 採用一種全新的治理模式,使其可能更像一個合作組織。很難說這一切都將如何。但關鍵在於,這些都是透過 Tokens 實現的“現實世界的活動”的例子,而這些例子並沒有對以前所做的事情進行完美的模擬。它們是新式的。

第三種可能性是,DeFi 變得對於金融領域舉足輕重。在過去的幾個月裡,你也許已經聽到了很多關於 DeFi 或“去中心化金融”的興起。這是一個包含許多不同事物的術語。你可以在一些 DeFi 應用中把你的幣投進流動性池,並從其他參與者那裡收取交易費用;其他的一些 DeFi 模式還包括將幣作為抵押品來借到更多的幣等等。這個領域有大量的資金,比如 DeFi 借貸協議 AAVE 中有超過 200 億美元的幣被鎖倉,許多人對打破傳統金融的前景感到興奮。然而,到目前為止,DeFi 主要的用例 (正如許多參與者會承認的那樣) 只是……對更多幣的投機。人們只是 (透過 DeFi) 把錢借給那些想要做多更多幣的人。

但如果你仔細觀察,就會瞥見 DeFi 在未來將不再只是一場投機遊戲。從技術的角度來看,任何人都可以編寫一些程式碼,並以某種創新的方式將借款人和放貸人匹配起來,這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情。此外,在以太坊上也已經可以透過某種形式來表徵“現實世界中的”資產,比如一些以美元計價的穩定幣作為 Tokens (ERC-20標準) 的形式流通於以太坊網路中;一種稱為 PAX Gold 的以太坊代幣由實物黃金支撐等等。從理論上講,來自企業或家庭借款人的現金流也可以變成一種 Token。

目前,這些 DeFi 平臺上發生的所有借貸都是超額抵押的。因此,你可能抵押價值 110 美元的 ETH,然後獲得價值 100 美元的穩定幣,你可以用這些穩定幣來投機更多的幣。這種型別的貸款對於智慧合約來說很容易處理,因為如果 ETH 的價格下降,抵押品清算可以自動進行。這種模式對於投機來說是有意義的,因為很多人都持有幣,他們想以自己的幣為抵押借錢來借入資金用於買入更多的幣 (從而進行投機目的)。

但針對諸如購房抵押貸款之類的情況而搭建一個 DeFi 借貸模型要複雜得多,因為區塊鏈無法判斷你的信譽度,且如果你停止還按揭,區塊鏈也無法將你從房子裡驅逐出去。區塊鏈無法對你進行信譽評估,也不知道你的房子的市場價格是否下降了或類似的事情。要做到這些,你需要透過真正的人類。

而人們正在努力解決上述所有問題,雖然這很複雜,法律上也不完善。現在,這些涉及到 DeFi 資本和人類代理人的結合。例如,有一家名為 Centrifuge 的初創公司,該公司把資金放入 SPV (即Special Purpose Vehicle,一種信託或資產管理產品) 用於為小型房地產投資融資。來自該 SPV 的收入流隨後被轉化為以太坊 ERC-20 代幣,並被用作 Maker 協議的抵押品,Maker 協議支援一種名為 Dai 的穩定幣。抵押之後,Centrifuge 將從 Maker 協議中鑄造出 Dai (然後可以透過某個 OTC 交易櫃檯將之兌換為真實的美元)。從理論上講,這使得現實世界的投資可以透過鏈上進行融資。

但無論在何種規模下,這種做法的實際效果都遠未確定。與傳統金融相比,這些專案有什麼優勢也不清楚 (雖然 Centrifuge 公司聲稱,這樣做的資金成本更低,而且該系統可以用於資助那些規模太小、大銀行不關注的專案)。它們是否真的能擴大規模並變得有用,則是另一回事兒。

而且另一個大問題是,政府最終是否會容忍人們在不遵守現有金融法規的情況下,推出這些基本上相當於傳統銀行、貸款機構、股票市場或合成衍生品交易所的應用呢?

就像現在,你可以去 Uniswap 連線你的以太坊錢包,用它來交易一個追蹤蘋果股票價格的代幣 (比如 DeFi 衍生品協議 Synthetix 推出的 sAAPL)。

截圖源自 Uniswap

在 Uniswap 不需要註冊賬戶。該平臺不會擁有你的身份資訊,沒有 KYC/AML 或類似的東西。該平臺所知道的只是你連線的那個由數字和字母組成的以太坊錢包地址。

目前對 DeFi 的普遍押注似乎是:監管機構將對這一切保持冷靜。或者:如果他們真的想阻止 DeFi,他們也無法阻止,因為 DeFi 應用只是開源軟體,即使這些 DeFi 公司退出,軟體也會繼續存在。對於這方面,我們拭目以待。

產生的問題

因此,作為一枚真正用來做某件事的「幣」的問題是,它必須做好它的本職工作。比特幣緩慢,效率低下,交易成本高昂,但沒有人真的對它抱有更多期望。

(需要說明的是,目前已經有一些專案在比特幣網路之上建立超快支付和智慧合約。如果我不承認這一點,有些人會氣急敗壞並聲稱比特幣已經解決了這些問題。這些專案仍然非常小眾。更重要的是,即使這些專案沒有起飛,比特幣的「數字黃金」應用也不受影響。)

就目前而言,以太坊在可擴充套件性方面或多或少存在與比特幣相同的問題。以太坊相當慢,交易也很昂貴。如果你是「數字黃金」,那麼緩慢和昂貴沒什麼問題;但如果你試圖為金融服務提供動力,那麼緩慢和昂貴就是個問題了。我們回到上文提及的 Chuck E. Cheese 餐廳的類比,以太坊和 Chuck E. Cheese 之間的一個區別是,以太坊上的遊戲的價格 (即Gas費用) 不是固定的。當很多人突然開始交易時 (這往往發生在價格波動高峰期間),你的 Gas 費用就會上升,因為系統一次只能處理這麼多交易,交易員們為了爭奪稀缺的區塊空間而相互競爭 (也即競相出價更高的 Gas 費用)。所以,如果你在以太坊上玩數字賽馬遊戲,突然出現市場崩潰和交易費用激增,這可不是理想的情況。

以下是實際發生的事情:幾周前,以太坊網路的使用成本飆升,因為有人模仿狗狗幣(Dogecoin) 創造出了一種幣 Shiba,它短暫地流行了一段時間,以至於其他所有東西都變慢了或更貴了。因為以太坊的交易容量是有限的,任何使用該網路的人要麼必須在隊伍後面排隊,要麼支付更多的費用才能排在這些 Shiba 交易者的前面。

針對這些問題已經有了一些理論上的解決方案 (比如分片)。以太坊也有所謂的 L2 解決方案,旨在使交易更快、更便宜、更可靠等等。但建造這些東西需要時間,而且人們已經為此工作了一段時間。與此同時,你必須接受這樣一個事實:如果市場波動劇烈,或者再次出現 Meme 代幣狂熱,每個人都將必須支付更高的費用,或者接受緩慢的服務。

另一件事是,一旦你在效能方面有所限制,另一個 (競爭性) 平臺就會出現,理論上還提供更好的效能。

5 月底,加密基金 Multicoin Capital 的聯合創始人 Kyle Samani 寫了一篇部落格文章,認為 DeFi 是區塊鏈技術的殺手級應用。他表示,比特幣曾經風光一時,但現在我們 (為區塊鏈) 找到了更好的用途。有趣的是,他的觀點並不是對以太坊本身的認可。相反,Kyle 談到了 Multicoin Capital 這家投資機構對公鏈專案 Solana 的樂觀看法,且 Solana 是一個完全獨立的平臺,與以太坊在 DeFi 應用方面構成競爭關係。Kyle 的文章的基本要點是,Solana 擁有比以太坊更好的規格,它已經有了足夠的抗審查性和去中心化水平,可以更好地實現擴容。Solana 於 2020 年 3 月成立,旨在打造一個高速區塊鏈金融服務平臺。

其他人可能會對 Solana 是否真的更好而持有不同意見,但關鍵是,當你閱讀 Kyle 的文章時,它讀起來就像是對兩個不同軟體專案進行評估,就像有人將 AWS 與 Azure 或 Oracle (甲骨文) 進行比較。文章中沒有太多關於文化或任何具有比特幣和以太坊特徵的東西的討論。他觀點基本上是,Solana 可以以一種強大的方式完成這項工作,而且它不像以太坊目前那樣路線圖模糊。在一則回覆我的推文中,Kyle 表示他“在理性上”做空比特幣 (不是實際做空),並表示最有價值的加密貨幣最終將是勝出的 (區塊鏈) 網路的原生代幣。

無論如何,總的來說,這篇文章 (描述的願景) 與最初的比特幣願景有著根本的不同。Solana 不需要像比特幣那樣的信仰或神秘信仰或文化。如果 DeFi 扎穩了腳跟,某條鏈或另一條鏈成為其主導平臺 (無論是 Solana,還是以太坊或其他我們甚至沒有提及到的鏈),那麼其原生代幣將具有價值。

寫在最後

所有基於區塊鏈的系統都有兩個基本理念。第一個是,你有史以來第一次在網上擁有一個可以證明屬於你的東西,這個東西可以是一枚加密貨幣、一枚 Token、一枚 NFT 等等。你擁有它,控制它,沒有任何第三方有發言權。另一個核心理念是,要實現這一目標,就需要建立一個足夠去中心化的計算機網路,這樣,個人、公司或政府對上面發生的事情都沒有發言權。

但這就是岔路口出現的地方。比特幣的願景是創造一種新的貨幣形式,不受任何中央發行方的控制。而 DeFi 的願景則相反,它將這種 (中央發行方的) 貨幣創造視為理所當然。畢竟,而在以太坊上,你可以在 DeFi 中使用錨定美元的穩定幣,因此何必去浪費時間做無用功呢?相反,基於 DeFi 的願景是搭建不可阻擋的基於區塊鏈的軟體和服務,然後用這些貨幣做一些事情。

如果一個去中心化的計算機網路能夠以某種強大而新穎的方式匹配借方和出借方,那麼支援它的軟體和 Tokens 就應該是有價值的。試圖創造一種新的貨幣形式?這不是你在斯坦福會學到的東西。編寫顛覆傳統金融服務的軟體?這可以學到。此外,比特幣讓很多技術人員感到沮喪,因為該社羣行動緩慢,不去打破常規。

說了這麼多,所有這些都是不同的派別和願景,它們仍然屬於內部遊戲。我們不清楚普通加密貨幣投資者對這些不同的模式有多少關注。如果你看一下這些幣,你會發現它們之間存在高度的相關性。它們要麼同時上升,要麼同時下降。這其中包括比特幣、ETH 和 Solana,也包括一堆其他不符合流行敘事的貨幣 (例如,萊特幣 (Litecoin) ,儘管其創始人在2017年退出了該專案,但它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貨幣之一,它既沒有價值儲存敘事,也沒有定義自身的敘事或其他內容)。

下圖是 2017 年以來夏天以太坊、比特幣和萊特幣的價格圖表。你可以看出,它們同起同落。

圖源:Bloomberg

市場強烈地給人一種感覺,即人們想要入場加密貨幣,然後把自己的籌碼放入一堆不同的方格中,不會有太多思考。也許他們會買入一些自己聽說過的幣,也許他們會因為覺得擁有很多幣很有趣而買入某種價格較低的幣,或者也許他們就是買入一些看起來很有趣的幣。只要情況是這樣,我們可能仍然會有這些普遍的繁榮-蕭條週期,在這個週期中,幣價隨著投資者和交易員的動物本能而上漲或下跌。

但不同的幣和專案在採取的路線和理念上的差異是非常真實的。現在一些 (區塊鏈) 技術人員炒作的東西,無論從其設想的特性還是目標而言,都與比特幣有本質的不同。最終,隨著這一領域的成熟,隨著不同的路線戰勝其他路線,回報應該變得不那麼相互關聯和更加獨特。‍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