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區塊鏈史詩鉅著幣海風雲正在連載【幣海風雲】 共64章。

作者:阿信,微訊號axinhangzhou。

如果你覺得作者寫的好,可以透過以下地址進行打賞:

btc:3l2obw2blhbhdr3rff3yqaxl9ttctqhqgn

eth:0x19ab2bab3013cf1d65e2721e27208e53e75deeba

usdt(erc-20): 0x19ab2bab3013cf1d65e2721e27208e53e75deeba

波場鏈上usdt: tdjinhub7799u4ar7v32eo8sqvzapklkfj

 

第一章 故事的開頭

比特幣,一個去中心化的點對點數字貨幣,因為它只存在於數字錢包,現實中沒有具體的實物,也有人叫它虛擬貨幣。它的發明者是一個叫做中本聰的人,沒有人知道中本聰到底是誰?是一個人還是一個團隊?比特幣誕生於2010年,至今已有十年的歷史。從比特幣誕生的那一刻起,它就在這個物理世界紮根,牢牢生長。比特幣總量恆定2100萬枚,永不增發,具有一定的稀缺性,由消耗電量的電腦裝置產出,比特幣有生產成本,類似於人類黃金挖礦,有人把它看做是網路黃金。目前比特幣流通量1800萬枚,每枚價值14000美金,摺合10萬元人民幣,分散在全世界的持幣者手裡,最大的持幣者有中本聰,暗網交易者,毒販,美國情報機構fbi,比特幣信仰者,位元鯨魚等。由於它具有一定的匿名性,便於攜帶,被用於黑市暗網的交易,至今與洗錢,灰產結下來不解之緣;因此世界各國對於比特幣的態度也大相徑庭。

比特幣的問世也帶來很大詞彙,例如:區塊鏈,交易所,挖礦等。

區塊鏈是一個資訊科技領域的術語。區塊鏈起源於比特幣,什麼是區塊鏈?從科技層面來看,區塊鏈涉及數學、密碼學、網際網路和計算機程式設計等很多科學技術問題。從應用視角來看,簡單來說,區塊鏈是一個分散式的共享賬本和資料庫,具有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全程留痕、可以追溯、集體維護、公開透明等特點。這些特點保證了區塊鏈的“誠實”與“透明”,為區塊鏈創造信任奠定基礎。人們相信區塊鏈技術不只是技術,它是顛覆整個人們的生活形態跟商業形態背後的偉大的一種力量,這種力量正在以無法想象的速度在推動著這個社會的前進,他強調:“區塊鏈機制和區塊鏈技術將會改變整個世界”。

因為有了比特幣,所以人們需要一個比特幣的交易所,比特幣交易所是一個買賣比特幣的市場或者平臺,交易者可以在其中使用不同的法定貨幣或山寨幣買賣比特幣。比特幣貨幣兌換是一個線上平臺,充當加密貨幣買賣雙方之間的中介。由於比特幣是全球化資產,所以比特幣的交易規則和傳統的外匯、股票、大宗商品有以下幾點顯著的差別:

比特幣7×24小時全年無休交易。

可t+0隨時寸買賣:上一秒買的下一秒就允許賣,不會有類似股票的委託限制。

無漲跌停板

由於比特幣是全球化資產為了和全世界同步,交易平臺不可能人為去設定漲跌停板,不過在自由的同時,風險也放大了。

比特幣挖礦機就是用於賺取比特幣的計算機。比特幣挖礦機是獲取比特幣的方式之一。這類計算機一般有專業的挖礦晶片,多采用安裝大量顯示卡的方式工作,耗電量較大。任何一臺電腦都能成為挖礦機,只是受益會比較低,可能十年都挖不到一個比特幣。很多公司已經開發出專業的比特幣挖礦機,這種搭載特製挖礦晶片的礦機,要比普通的電腦運算速率高几十倍或者幾百倍。比特幣礦工透過解決具有一定工作量的工作量證明機制問題,來管理比特幣網路—確認交易並且防止雙重支付。

 

 

一千人眼裡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但是不管怎麼說,比特幣它來了,我接下來要講的這個故事就是一個關於比特幣,區塊鏈,交易所,比特幣挖礦的故事。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請勿對號入座。

   2011年初秋的一個下午,陽光明媚,北京海淀中關村創業大街

一個年輕人揹著挎包匆忙走著,街道上的人有點多,他不得不放慢了腳步。他叫徐浩博,80後,中等身材,白白淨淨,裡面穿著格子襯衫,外面一件西服外套,他是一家網際網路公司的cto,這天是工作日,本該在公司上班的,但他卻向老闆請了假,他要去參加一個網際網路的分享會。徐浩博老家在蘇北的一個農村,又苦又窮,小時候徐浩博身體弱,打架,做農活,挑稻草樣樣幹不過他的堂弟,而且不愛幹農活,父母一吩咐他乾點農活,他就偷懶,在農村,這種孩子不討父母的喜歡。不過當上天關了這扇門,一定會為你開啟另一扇門,好在徐浩博喜歡讀書,也不用父母監督,小學,初中,高中成績一直拔尖,高考考到燕北大學,總算有點小出息,可惜研究生階段中途退學,沒有進入一個好單位,只在一家小網際網路公司摸爬滾打。

直到路的盡頭,他看到了門牌號,是這裡了。他穿過一個陰暗的走道,爬上一家賓館的二層,推開一扇吱呀作響的木門,門口寫著四個字:“後院咖啡”。

徐浩博走進咖啡館,門口有一個電子廣告屏,螢幕寫著:今日主題:比特幣分享會,主講人,李老師。他往裡面看去,咖啡館已經有不少人了,咖啡不大,進門左邊是一排排座椅,右邊是咖啡館的吧檯,中間的道路直走,裡面有一個亮燈的房間。他沒有點咖啡,而是邊走邊看,旁人的說話聲不大,他聽不清楚,徑直往裡走,來到了亮燈的小房間,房間不大,裡面已經坐著二十多個人了,他找了一個後排的座位坐下。會議室牆壁有一個白色的螢幕,投影儀播放的內容和門口的電子屏一樣。

 

第二章:比特幣分享會

剛落座不久,這時候門外走進來一個30歲的年輕人,他拿起話筒:“歡迎大家來到後院咖啡,我是咖啡館的老闆,大家叫我小蘇就行,今天的分享會是關於比特幣的,可能大家對於比特幣還有點陌生,我們就請本次分享會的嘉賓:李智傑李老師來給大家講解比特幣,大家鼓掌歡迎。”這時臺下站起來一個人,穿戴整齊,很有老師模樣,他就是李智傑李老師了,在大家的掌聲中,他拿起話筒:“謝謝大家的到來,在做的各位都是有激情有幹勁,敢闖有夢想的年輕人,特別是今天能來的都是勇士,很多人對比特幣不瞭解,我給大家講講什麼是比特幣。”分享會開始了,臺上的李老師滔滔不絕,不過開頭的內容,徐浩博都熟悉,因為他已經做過功課了。

“接下來,我給大家介紹一位年輕人,很了不起的年輕人,比特幣白皮書的中文翻譯者,吳卓躍,”估摸講了十五分鐘,突然話鋒一轉,李老師走到臺下坐著的一位年輕人。年輕人跟著李老師走到臺中央,他身材不高,穿戴西裝襯衫,有點像房產中介和股票經紀人,但是留著短髮,臉蛋看起來有點孩童氣息。

李老師問:“同學,給大家介紹一下自己”。

年輕人結果話筒:“大家好,我叫吳卓躍,很高興參加這次分享會,我是一位比特幣的信仰者,目前在一家投行工作”。

李老師:“你是哪個學校畢業的?”。

吳卓躍:“我是燕北大學畢業的”。臺下的人發出讚歎聲,徐浩博微微一笑,有種親切感和自豪感,遇到校友了;燕北大學是中國最好的大學之一,燕北畢業的學生總能給外人一種牛氣的感覺,同期畢業的師兄很多都去了網際網路大廠,想到這裡徐浩博有些失落,因為他目前只在一個小網際網路公司當cto,公司還未實現盈利,在北京,這種小網際網路公司多如牛毛,每天都有公司倒閉的訊息,想到這些,徐浩博心裡擔憂。

李老師介紹完吳卓躍,繼續開始著他的分享,主要是講比特幣未來的價值和怎麼購買比特幣。這些徐浩博都瞭解,而且隨身攜帶的膝上型電腦裡面就有2000枚比特幣,他是在比特幣價格100塊一個購買的,總共花了20萬塊,已經是他能購買的極限了。

這時有兩個坐在旁邊的年輕人悄聲說話,一個問:“哥們,你覺著這玩意兒靠譜嗎?”另一個低聲回答道:“說實話,聽不懂,但好像蠻牛逼的。”

徐浩博打量了一下這個年輕人,他留著一個平頭, 長相粗曠,臉上有些橫肉,再仔細看他,已經10月初了,還穿著短袖,和七分褲,粗胳膊粗腿,有幾分社會人的樣子,這個社會人轉頭問徐浩博:“嘿,哥們,你有多少個?”徐浩博不假思索的回答:“幾百個吧”,幾百個,這是他早就想好的答案,他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有多少,社會人想繼續和他聊,奈何徐浩博不搭理,徐浩博自認為是高材生,和這種社會人沒有什麼好聊的。

 

剛才進來太匆忙,徐浩博沒有來得及看清楚每一位參會者,這個時候,他打量了參會的人群,有穿著西裝和白襯衫的白領,有穿著衛衣拿著膝上型電腦的it人,有穿著校服的學生,還有穿著拖鞋和短袖社會人。也難怪,這裡是創業分享咖啡館,在北京海淀,每平方米房價是4萬人民幣,一套三口之家的房子100平就得400萬人民幣,靠上班打工存錢得存到何年馬月,如果家裡父母不能幫忙,只能靠年輕人自己,那在北京永遠買不起房。人人都有一個發財夢,想發財就要有事業,創業,正當時。

這時候人群不知道誰問了一句:“李老師,你有多少比特幣啊?”這時候臺上李老師笑了笑,繼續說道:“你問我有多少枚啊,我肯定是大家當中最多的”說完右手做了一個六的手勢,朝大家舉了舉,很明顯六數位,李老師起碼有過10萬的比特幣,按照現在行情,價值起碼1000萬,在當時,李老師買的早,估計年初就買了,不過也花了上百萬吧,能夠花這麼多錢購買比特幣,很少見,畢竟風險很大,徐浩博對臺上的老師頓生幾份敬意和佩服。

臺上的李老師繼續講到:“我覺得比特幣到年底或者明年,肯定能漲到1000元一枚,現在能買多少買多少”。這是臺下的人躁動了,大家都很興奮,翻十倍,如果真的那樣,徐浩博的20萬就變成200萬,基本可以全款在上地買套房了,多美好的期盼,整個會議,徐浩博很激動很開心。

很快,李老師分享結束,螢幕上出現了一個qq群號,李老師要求大家都加入qq群,方便日後聯絡,分享和互動,最後小蘇說到:“我這裡有一個登記表,大家可以填寫一下個人的資訊,多交朋友,資源共享”。徐浩博來得晚,還沒有填寫過,他拿起筆,看了一下表格,無非就是個人姓名,年齡,學歷,職業,畢業院校,特長等,他按照要求填寫了個人的資訊,隨後拿起手機,把表格的資訊都拍了下來。

 

第三章:校友交流

分享會結束了,徐浩博坐在位置上看著李老師發給他的宣傳資料,宣傳資料是李老師寫的,有關於比特幣的介紹,加密貨幣,如何買賣比特幣,如何交易交易所等。

旁邊的一個年輕人問坐在旁邊的女生:“美女,你是怎麼知道比特幣的啊?”

女生回答:“看美劇知道的。你呢?”

年輕人回答說道:“暗網”

女生很好奇,說道:“暗網是什麼?”

年輕人說道:“呵呵,這說來可就話長了,我們邊走邊聊”

女生欣然回答到:“好啊”。兩位年輕人看來很投緣。

對於暗網,徐浩博是知道的。暗網是利用加密傳輸、p2p對等網路為使用者提供匿名的網際網路資訊訪問。暗網”的概念,是1996年美國軍方為了自己的情報輸送而建立的。在這個系統中,任何使用者在連線網際網路時永遠處於匿名狀態,不會向網路洩露本機身份。96%的網際網路資料無法透過搜尋引擎訪問,其中大部分屬於無用資訊,但那上面有一切東西:兒童販賣、比特幣洗錢、致幻劑、賞金駭客。

比特幣和暗網的緣分開始於2011 年 2 月份,一個來自美國加州的青年烏利布斯才在暗網搭建了一個購物網站silk road,也就在這個月比特幣的交易價格首次達到 1 美元,與美元等價。二者的“初次見面”產生奇妙的化學反應,大量的暗網交易者開始採用比特幣進行交易來躲避監管,silk road 的建立成為了比特幣最初價值的來源支撐之一。

人群逐漸散去,徐浩博走出會議室。停頓了一下,他看到吳卓躍坐在一個角落裡,桌上開著膝上型電腦,他想過去和他聊會。他朝著吧檯走去,向服務員要了兩杯咖啡,端著兩杯咖啡做到吳卓躍位置旁坐下,給吳卓躍遞了一杯,說道:“你好,你是吳同學吧,剛才分享會,我在臺下,我們是校友。”吳卓躍看了一下眼前的年輕人,他帶著眼睛,看起來很成熟。吳卓躍說道:“你好,你也是燕北大學的嗎?”徐浩博說道:“是的,我是04屆理學院的,我叫徐浩博。”兩人慢慢聊起來了,徐浩博對這個吳同學那是讚賞有加。兩人加了qq,吳卓躍把新翻譯的比特幣白皮書的pdf文件傳給了徐浩博。徐浩博告訴他,他在一家網際網路公司做cto,對比特幣很有興趣,也研究過比特幣,這次是請假過來參加會議的,看看比特幣能不能帶來機會。

吳卓躍說到:“你比我大,我叫你師兄吧,你剛才說你是理學院的?”徐浩博回答:“是”。

吳卓躍問道:“你認不認識吳恩泰教授?”。徐浩博當然知道,說:“知道啊,教量子力學的那個吳恩泰嗎?上課從不點名的那個老教授”。吳卓躍笑了笑,說道:“那是我爸”。徐浩博很驚訝,世界真有那麼巧的事情,徐浩博在實驗室從沒有見過面前的吳卓躍,也徐徐浩博畢業的早吧。徐浩博關心地說道:“教授身體還好吧?”吳卓躍答道:“挺好的,人老心不老”。吳卓躍好奇地問道:“你學物理的,為什麼後來做網際網路了呢?”

徐浩博苦笑:“我對物理學其實興趣不大,高考報志願填的是計算機,是被調劑到理學院去的。後來大學裡又兼修了計算機專業,算是對計算機也懂點吧。你呢?”吳卓躍說道:“我是經管學院的”兩人聊了一會,徐浩博站起來告別,打算去找李智傑老師。

    李老師正在和一箇中年人聊著, 中年人說道:“李老師,我是一個企業家,現在有點閒錢,剛才聽你們聊比特幣。你覺得現在投資比特幣,未來能漲多少倍啊?”李老師笑道:“價格肯定會到1000,去年才幾塊,今年都幾十塊了。你知道bittorrent協議吧,10年之後,一個偉大的應用產生了:bitcoin(比特幣)。此物一出天下,除了實際的買賣之外,它最大的意義就是削弱了政府和銀行的作用。bitcoin的發明者及其使用者本質上來看就是無政府主義者、貨幣陰謀論主義者、金本位反對者。事實上,bitcoin的好處可能更多。起碼一條就是:沒有人為因素增加貨幣量。”中年人聽不太懂,徐浩博懂計算機技術,李老師說的這些他都理解。

    

第四章:後院咖啡的朋友

後來陸陸續續,徐浩博又去了幾次後院咖啡,慢慢地認識了很多人。

後院咖啡比他想象的大,說他是咖啡店,又比普通的咖啡點大,叫他後院創業空間更合適。

之前來,徐浩博沒有到過三樓,三樓還有分割的獨立辦公室和公共辦公室,公共的辦公室就是一個一個的工位,一個工位才幾百塊一個月,很適合初次創業的年輕人;獨立的辦公室價格稍微高點,大概能坐6人,也有大的,能坐20來人的,但是比較擁擠。所有的工位都沒有電腦,個人自帶電腦。不過空間提供免費的列印和影印服務,還提供飲水機,那飲水器還挺高檔,熱水冰水都有,特別適合夏天的時候,一路小跑來上班的上班者,喝一杯冰水解渴。還有共享的wifi,免費空調,免費會議室,免費的冰箱,微波爐,洗手液,廁紙等,當然還有阿姨天天打掃衛生,搽桌拖地。

那個社會人叫郭寶才,人稱才哥,本來在老家賣豬肉,後來被她老婆叫來北京發展,瞭解了比特幣,購買了幾百個比特幣。才哥的老婆也經常來咖啡店聽課,徐浩博見過,臉圓圓的,一頭長髮,她們倆很有夫妻相,她們出門的時候總是手挽手,看起來很恩愛,每次他老婆喊他回去,他都乖乖地跟著走,大家總是笑話他說:“看不出啊,你一個殺豬的,還怕老婆”。每次才哥的回答都是一樣:“我回家吃飯了,我老婆對我可好了。”徐浩博是單身狗,看的都有點羨慕嫉妒恨了。

和李老師聊天的中年人叫趙曉東,人稱東叔,跟徐浩博一樣都是網際網路人,但是東叔的公司還不錯,拿到了投資。東哥好幾次說買買買,但是怕價格高,終於在李老師的卻說,選定了一個自己認為的價格,買了。兩個星期的時間,他的1萬本金翻倍成2萬,東叔高興極了,用賺到的1萬塊買了部iphone!至此,很多人都跟著東叔買賣,東叔笑著說:“炒幣就像做妓一樣,第一次不敢嘗試,有躺著賺錢的滋味後你就收不住了。”東叔嚐到了甜頭,還說要賣房全部all-in比特幣,不知道真假?

徐浩博很少跟東叔交流,因為東叔煙癮太大了,大部分時候都看到他叼著一根菸,雲吞霧繞的,徐浩博不抽菸,受不了那股煙味,只是遠遠的看著。

還有一位清京大學的高材生,大家都叫他火哥,真名好像叫李火,很神秘,大家都不知道他是幹嘛的;在後院咖啡,大家討論最多的是比特幣的價格,挖礦,交易所。

李老師經常來咖啡屋,還在空間有一個獨立的辦公室,每次來,李老師總是給大家講講什麼是比特幣,什麼短線無法預測,什麼長線長期看漲,把時間當作朋友。還邀請大家到他辦公室去做,李老師的辦公室很簡單,一張辦工桌,一個書架,一張茶桌。書架上全是書,金融的,英語的,哲學的;茶桌上燒水的水壺,茶杯一應俱全,連茶葉也好幾種,每次,每次李老師都問大家想喝什麼茶葉,然後給大家沏好茶,一人一杯,一聊就是一下午。

期間,吳卓躍跟徐浩博說想搞一個比特幣的論壇,徐浩博剛好做網際網路的,就幫忙策劃,寫程式碼,註冊域名,購買伺服器,協助上線,忙活了一陣子。比特幣社羣網站——丘位元正式上線。後來吳卓躍就整天泡到他自己的網站,吳卓躍將中本聰的比特幣白皮書中文版:《比特幣:一種點對點的電子轉賬系統》釋出在丘位元社羣,收到了很多水友的點贊,一時被論壇水友封為“比特幣佈道者”。

兩人一來一回,慢慢混的很熟。臨近中秋節,吳卓躍打電話問徐浩博中秋回不回去,不回去的話就來家裡一起過中秋,徐浩博不好意思,本來是拒絕的,吳卓躍說教授要你一定來。當天徐浩博買了一點水果,茶葉來到吳教授家裡做客。吳卓躍的家就是海淀區,不遠。

到了教授家裡,師母已經準備了一桌子菜。吳教授很熱情:“浩博啊,你老家是南方的,一個人在北京挺不容易啊。以後多來老師這裡坐坐”

徐浩博連忙感謝到:“感謝師父師母的盛情款待,我敬兩位一杯”,徐浩博心裡有點慚愧,大學他的專業成績很一般,自己是一個很普通的學生,考研又跨了專業,當時吳教授還親自找過他談話,詢問原因。後來再也沒有接觸物理學。教授說道:“聽說你和卓躍很聊得來啊,你也買比特幣了?”

徐浩博笑道:“是啊,我和卓躍都很看好比特幣”教授笑道:“比特幣是新東西,我也看過卓躍翻譯的白皮書,比特幣的前景我還是認可的。卓躍野心大,你比他穩重,投資是大事,腦瓜子要清醒。”幾人邊吃邊聊。

回到家,徐浩博感嘆,自從大學之後,他就再也沒有和家裡父母過過一次中秋節了,一家團圓多好啊。吳卓躍是北京城裡的,教授老早在北京買了房,一家人團團圓圓,吳卓躍可以專心搞事業。徐浩博不一樣,他是農村的,他要在北京待,就先得買房,才能再拼事業。

眼看時間到了2011年年底了,比特幣價格依然沒有起色,價格不到100了,只有60多了,又回到了購買的價格,徐浩博有點著急,中途他短線操作了幾筆,折騰幾次,2000個比特幣少了200多個,變成1800個了,自己確實不是炒短線的料,徐浩博有點失落和無奈,嘆道:套住了,算了,不操作了。李老師說的翻10倍沒有到來。他有些失望,也迷茫。qq群裡李老師還是每天給大家分享一些比特幣的訊息,讓大家拿住,別拋。夜裡徐浩博想了半宿:比特幣的價格沒法預測,炒短線太難;挖礦產量低,有錢不如直接買幣;搞交易所需要資金和幫手,沒錢搞,還是洗洗睡吧。

 

 

第五章:龍蝦

   2012年5月份,徐浩博在公司上班,接到吳卓躍的電話:“師兄,深圳有一個牛人,可以製造專門挖取比特幣的礦機,算力提高一倍,專業的,技術資料我給人看了,可信,我跟他約好後天見,你明天要不要跟我去深圳?去的話,你把姓名和身份證發過來,我給你定票”。徐浩博看了一下時間,明天剛好禮拜六休息,可以去的。最近公司也不是特別忙,聽說深圳發展的很快,自己也還沒有去過,出去轉轉吧。

兩人相約在北京西客站見面,火車上,吳卓躍跟徐浩博說道:“這可是一個牛人,比我們兩個都強。15歲的時候,就以全國總分排名11名的成績,從湖南邵陽第一中學考入中國科技大學少年班。可謂是天才少年,23歲就獲得中國科技大學碩士學位。還出過國,到美國耶魯大學讀博士,攻讀計算機系統方向。今年才回國的。”徐浩博聽他這麼一說,這人確實出類拔萃。

徐浩博說道:“這麼牛逼的人物,你是哪裡認識他的啊。”

吳卓躍說:“還能是哪裡,丘位元論壇,他找的我,我和他聊了聊,確實有才。”徐浩博想了想:“他都有技術了,幹嘛找我們啊,我們又不是投資人。”吳卓躍說道:“錢的事情好說嘛,總有辦法,關鍵是這事能不能成。”徐浩博聽了有點擔心,自己跟吳卓躍沒有技術,沒有資金的,憑什麼人家要跟咱合作,這事得想想辦法:“對了,他叫什麼名字?哪裡人?”吳卓躍回答到:“蔣星宇,湖南的,一會見到他,叫他龍蝦就行了”。徐浩博陷入沉思,該怎麼和他套近乎呢?湖南人愛吃辣,一會吃飯得去川菜館吧。

兩人下了火車,打車到了華強北,華強北高樓林立,到處都是廣告牌,好多外國人,他們來到華強電子世界對面的小區,在小區的門口,徐浩博和吳卓躍見到了龍蝦。初次見到龍蝦,他身穿一件寬鬆的t恤和一條寬鬆的休閒短褲,加上一雙黑色拖鞋;瘦瘦的身板頂著一頭沒怎麼打理過的頭髮,眯著的小眼睛上戴著一副方形金屬框近視眼鏡,確實有點像龍蝦。徐浩博有點不敢相信,他就是計算機博士,美國留學歸國的大牛。龍蝦看起來有點學生氣息,不注重形象,不像徐浩博那種上了幾年班的職場人。

幾句寒暄,龍蝦領著兩人來到了他們的辦公地點,房間裡面還有兩人。龍蝦給徐浩博和吳卓躍倒了兩杯水,龍蝦介紹道:“這兩位都是公司的合夥人,王總和莊總,分別負責程式碼和採購,還有一位範總,回老家有事,今天沒有來。”其他的兩位合夥人也比較拘謹,王總有點itc男的意思,跟徐浩博是一類人;旁邊的王總身著西裝襯衫,帶著眼睛,打扮很正式。

龍蝦說道:“現在公司最急需的就是資金。”

吳卓躍說道:“嗯,這個來之前我考慮了,你們公司股份總共為40萬股,0.1btc/股,你們團隊持有其中的59%,這個我沒有意見。我和我師兄拿出2000btc持股5%,剩下的36%可以發起線上籌款,拿出去私募,我們幫你賣掉。”徐浩博有點懵,但是看吳卓躍,一臉輕鬆,在火車上吳卓躍可沒有跟他說過這些啊,2000btc,按照現在60一個,得12萬呢。這可是風險投資,能不能搞成還是一回事。看看眼前這個龍蝦,怎麼也不像做大事的人啊,自己一路上還以為今天見到的應該是一個西裝筆挺,神氣活現的海歸大神呢;還想著怎麼和這位交流,怎麼不讓對方看出自己的寒磣。

吳卓躍跟龍蝦聊了很久,而徐浩博不懂計算機硬體系統,也不太熟,插不上幾句話,他打量了一下這個出租房,兩室一廳,裝修很簡單,客廳只有兩張簡易的桌凳和茶几,進來的時候沒有注意,一個房間是貌似是蔣總的辦公室,另一個房間們門開著,王總和莊總已經到裡面辦公了,牆上沒有其他的裝飾品和標語,想著龍蝦這個團隊也沒有什麼錢的吧。

晚上,三人一起出去吃飯,找了一家普通的川菜館,點了幾瓶啤酒,酒桌上,龍蝦很隨意,說起校園裡的故事,完全不像職場人,吃飯變得不似請客吃飯,倒像是大學裡面的舍友聚會,看著龍蝦,徐浩博想起了大學的時光,好久沒有這麼痛快地喝了。

龍蝦端起酒杯:“沒錢出國讀書苦啊,不是漢堡就是薯條,自己又不會做飯,中餐館還貴。我索性不待了,回國內發展”

吳卓躍道:“國外哪有國內好,國內機會也不少,好好幹,錢你不用擔心,我有那麼多的朋友,資源。我相信你”徐浩博酒量不行,明顯喝醉了,說道:“我想出國,但是我英語口語不行啊。這輩子怕是沒有機會。”三人你一句我一句。

幾個人喝到很晚,很興奮,龍蝦本來想拉著兩人去ktv唱歌,徐浩博和吳卓躍覺得明天要趕火車回去,想早點回去休息,大家只好回去,到賓館,電視裡面正好有廣州恆大的亞冠球賽,兩人又看球賽,到很晚才入眠。

 

第六章:比特幣大礦主

 下午吳卓躍和徐浩博就買票回去了,回來的路上,吳卓躍問徐浩博:“你覺得龍蝦這個人怎麼樣?可靠嗎?”徐浩博以職場人的觀點說道:“蔣總倒是很隨和,沒有大老闆的架勢,但是這公司沒錢,晶片那麼大的事情,就他們幾個人,100萬,能搞出來嗎?”吳卓躍猶豫了很久,緩緩說道:投晶片成功的概率只有3成,錢只能投一次,不成功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吳卓躍接著說道:“這次叫你來,就是讓你自己做決定,2000個btc,你看你打算投多少?”。徐浩博想了想,回答:“你既然這麼有信心,我信你,我投400個吧”。吳卓躍說:好。回到北京,徐浩博從錢包轉出400個btc給龍蝦, 剩下1400個,他想著錢包至少應該保留1000個以上btc。隨後兩人著手幫龍蝦把剩下的股份賣出去,吳卓躍天天在丘位元找人買,徐浩博則在後院咖啡找人買,好在資金不多,很快股份就賣掉了。大部分都是吳卓躍賣掉的,徐浩博感嘆道:這個師弟不愧是燕北大學經濟學的,有資源,有人脈。

整個2012年比特幣價格起起伏伏,公司事情也不多,吳卓躍事情忙,公司事情多,大部分是徐浩博去深圳,一方面是替投資者詢問礦機進展,一方面是看能不能幫他們做點什麼,每次去深圳,他和龍蝦幾個總要去旁邊的餐館喝酒。

2012年年底,經過龍蝦半年不懈的努力,國內首臺比特幣asic礦機終於問世,第一次挖出區塊,一共 50個 btc。當晚,徐浩博和吳卓躍接到龍蝦他們的電話,都很激動。龍蝦說在qq群裡說道:“礦機已經安排生產了,我們所有的錢都拿去生產了。首批貨1個月到貨”。徐浩博立刻把這個訊息發到眾籌群,群裡的投資人都樂瘋了。

一個月之後龍蝦礦機終於到貨,徐浩博和吳卓躍來到深圳幫忙搭建礦場,三人商量了一下,決定搬離華強北,去找一個電費想對便宜,空間稍微大點的地方,於是三人在深圳郊區租了一個大平房,打掃衛生,拉電接線,購買貨架,電線,插板,忙活了好幾天,大大的房間一半都安放了礦機,晚上試機,機器全亮,看著一排排閃著綠光的機器,三人抱在一起。經過測算,現場的算力已經能佔到比特幣全網算力的42%。

吳卓躍第一次展現了他的商業思維能力,他建議龍蝦可以先收預付款,一個月再發貨,龍蝦採納了吳卓躍的意見。在qq群裡和丘位元社羣迅速釋出這個振奮人心的訊息,並附上:國內首臺asic礦機一個月之後到貨,預售開啟。當晚,還沒有生產出來的礦機,就收到4000多個btc的預付款,按照每個比特幣200元,價值相當於100多萬,這100多萬又立刻拿去作為預付款生產礦機,徐浩博第一次見識到了吳卓躍的能力。

龍蝦礦機成為了國內asic礦機的開創者,也是世界上第二個生產製造出asic礦機的人。大家在附近找了一個小餐館,決定不醉不歸。龍蝦端起酒杯:“人生苦短,我們都窮了好久,下半場我們要活的瀟瀟灑灑,我要掙他一個億。”吳卓躍附和道:“往大點想,我們還要做到公司上市,公司是時候搬地方了,得租a級寫字樓,擴大規模了,再招幾個銷售,”徐浩博明顯也醉了,說道:“我沒有你們那麼偉大的理想,我就想有個千把萬,在北京買套房,再給家裡的父母蓋套大房子,娶個老婆生個娃。”吳卓躍嘲笑到:“你就想著女人,有點出息吧。”

第二天,徐浩博和吳卓躍又陪著龍蝦等人在華強北的寫字樓租下了一套辦公室,又在附近租了一個倉庫,寫字樓是辦公室的,接待來看礦機的老闆,倉庫用來發貨。辦公裝置,人員慢慢配置起來了。公司初步確定兩條腿走路,一是礦機出售,二是自建礦場。吳卓躍和徐浩博在北京有工作,不能長期呆在深圳,只要財務透明,兩位股東不用天天待在深圳盯著,按照約定,公司的利潤以比特幣的形式打到每個人的錢包地址,私募投資者的同樣打到每個人的錢包地址。

 

 

第七章:第一桶金

2013年上半年,到了7月,龍蝦公司的礦機賣瘋了,一是龍蝦礦機在asic礦機市場沒有競爭對手;二是吳卓躍和徐浩博拉來了李老師為龍蝦礦機代言。李老師在群裡給大家推銷龍蝦礦機:“龍蝦是耶魯的博士,其他一切晶片生產商和管理者都沒有龍蝦的腦瓜,人家有詳細的精算模型,這是數學的問題。”龍蝦把倉庫發貨的照片到qq群,徐浩博和吳卓躍驚呆了,有的甚至直接把錢扔過來,抱起礦機就跑,唯恐礦機被人搶走。有一家交易所已經上線龍蝦礦機股份了,價格已經從發行價的0.1比特幣漲到了3比特幣。

李智傑老師也在qq群說:“龍蝦的股票,你閉著眼睛買就行了。”與此同時,比特幣價格突然暴漲,已經上漲到500元。徐浩博持有的1400多個比特幣已經價值70多萬,加上龍蝦礦機的4000股,價值12000比特幣,價值600萬了,吳卓躍的16000股,價值48000比特幣,價值近2400萬,而龍蝦團隊已經身價3.6個億了,當徐浩博算完的那一刻,手不聽的顫抖,他想快點變現,他有點後悔,自己投資的太少了。他把這個訊息告訴吳卓躍,吳卓躍笑話到:“才幾百萬就滿足了?在北京,幾百萬也就是窮人。燕北大學好多校友身價都幾億,幾十億。”吳卓躍這麼一說,徐浩博有點清醒了,是啊,這點錢,買套房就窮光蛋了,自己還是燕北大學的,有點出息吧。意識到了這筆金額的數量,徐浩博辭了北京的工資,趕往深圳。公司已經搬到新地方了,龍蝦給徐浩博發了公司新地址,出了華強北地鐵口,一棟100多層的高樓,這裡就是新公司的辦公地址了,徐浩博做電梯到了47樓,新辦公室裝修的很豪華,前臺是一位美女,徐浩博走進去,裡面有幾十人在辦公,還有幾間單獨的辦公室,龍蝦不在辦公室,王總出差在外,莊總接待了徐浩博。來之前徐浩博給龍蝦打過電話,沒有人接。

徐浩博在辦公室等了一個下午,沒有見到龍蝦。接傍晚近時分,龍蝦來到了辦公室,龍蝦跟之前的穿著完全不一樣了,黑色西裝,裡面白襯衫,黑色的皮鞋,是龍蝦。蔣總說到:“兄弟,不好意思,下午有事,走,我們吃飯去。”龍蝦帶著徐浩博,王總,莊總走到地下停後院,坐上了一輛賓士s級。徐浩博是第一次做賓士,蔣總買了賓士,徐浩博早就知道。第一次做賓士車,還別說,賓士s級還真高階,徐浩博感嘆道:“蔣總,大老闆了,豪車應該配美女,趕緊找個老闆娘”。幾人一路說笑,去了一家酒樓吃海鮮自助。吃完,龍蝦又帶領徐浩博來到一個ktv。ktv裝修很豪華。除了公司聚會,徐浩博很少到這種地方來,既來之,則安之。龍蝦叫服務員叫來幾位美女作伴,徐浩博有點不好意思。唱歌在很晚,龍蝦沒有要走的意思,徐浩博坐車累了一天,想回去休息了,就跟龍蝦說道:“蔣總,很晚了,我們先回去吧,改天再玩。”龍蝦說道:“王總,莊總,你們打車先帶徐哥回去休息,我還有事,晚點回”。計程車開到一棟別墅前,小區環境很好,別墅,開啟門。這是他第一次住進別墅。房間裡裝修的很豪華,進門就是一個大客廳,旁邊有一個餐廳,莊總帶著徐浩博上樓,給他安排了一個房間,由於白天坐車,晚上玩了一晚,徐浩博也沒有時間細細檢視這大別墅,洗漱完畢,關燈睡覺。

醒來已經是快中午了,別墅裡面很安靜,旁邊莊總和王總的房間敞開著,估計去公司上班了。主臥門關著,徐浩博沒敢去開門,徑直下樓,冰箱裡有一些麵包,他就就著吃了點。人生地不熟,也沒人,他只好開啟電腦,看看qq群。整個下午都很安靜,徐浩博不知道昨晚龍蝦有沒有回來,他上樓喊了兩句:蔣總,沒有人迴應,去開主臥的門,門被反鎖了。他只好開啟電腦看了一部電影。

傍晚時分,門開了,一個女的穿著便衣出來了,龍蝦也下樓了。徐浩博笑道:“有女朋友了,怎麼不告訴我”。龍蝦笑道:“剛找的,還沒來得及通知你。怎麼樣,昨晚睡得好嗎?”

徐浩博說道:“挺好,你這別墅裝修的挺好啊。剛買的嗎?”龍蝦道:“是啊,看兄弟們挺辛苦,大家出點錢買套大房子,住的舒服,安靜,工作更有效率。”徐浩博說道:“是啊,掙錢了就該享受,否則掙那麼多錢幹嘛啊”徐浩博告訴龍蝦,自己辭職了,想來公司看看,能不能幫忙。龍蝦很驚訝,便道:“嗨,你這尊大佛,來公司太委屈了。你看公司有什麼適合你的崗位,隨便挑”。徐浩博說道:“我之前在公司負責網路銷售的,要不然我建網站幫公司網上銷售和推廣吧。”龍蝦說:“行”

   

第八章:危機

第二天徐浩博跟前臺申請了一個單獨的辦公室,就算是正式上班了。接下來的幾天,龍蝦沒有出現在公司,也沒有回別墅。王總和莊總都很規矩,定點上班,下班,還經常請徐浩博吃飯。徐浩博只好每天上班下班,也天天關注glbse交易所裡股票的報價。徐浩博忙碌了一個禮拜,網站基本搭建好了,他向財務要礦機的報價單和引數,準備在網站後臺把資料填寫進去。晚上徐浩博把這裡的情況和吳卓躍說了一下,並問問公司的股份要不要先出一點。這是他在心裡想了很久的事情,沒有到自己口袋的錢始終不是自己的,他想落袋為安。吳卓躍沒有回答,只是說:“師兄,你問問龍蝦第二代礦機什麼時候能研發出來?”徐浩博也摸不著吳卓躍的意思。

他跑去問財務,公司的第二代礦機進展怎麼樣?財務很驚訝地說道:“第二代礦機還在研發中,具體生產日期我也不清楚,得問蔣總”。蔣總好幾天沒有來公司,他跑去問莊總,莊總只說在研發中,讓他放心。

徐浩博只好把這樣回覆吳卓躍。從上班到現在十幾天,徐浩博在公司都沒有見過龍蝦,打電話才知道,龍蝦回家了。

這段時間在公司,徐浩博過的比較輕鬆,工作中乾的是老本行,輕車熟路,生活上也比較輕鬆,別墅自己一個房間,房間裡還有獨立的廁所,熱水器,空調,比在北京租隔間安靜,舒適。

徐浩博工作中,看到銷售主管在訓斥一個銷售。徐浩博很不解,於是把他單獨叫到辦公室,問發生了什麼事情。看著一個年輕的小夥告訴對徐浩博說:“徐總,不是我們不用力,我也想開單,可是我們的礦機算力已經不是最強的了,有一家叫做南瓜張的礦機,引數已經超過我們的礦機了,價格還比我們便宜,人家都跑去買他們的礦機了”。

徐浩博很驚訝和無奈,但還是鼓勵大家:“他們引數高點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們的下一代礦機效能肯定超過他們,還有我們價格可以再降點,”。第二天徐浩博搜尋了一下南瓜張的礦機,確實,它的引數引數已經超越了龍蝦礦機。徐浩博在辦公室也無心工作了,他需要跟龍蝦反應這個問題,但是龍蝦已經好多天不在公司了。他只能等。

終於龍蝦出現在了辦公室,徐浩博找了一個時機,進到龍蝦辦公室,問道:“蔣總,公司第二代礦機研發進展如何,預計什麼時候出來”?龍蝦看了看徐浩博說道:“已經在搞了,目前遇到點小問題,正在解決”。“哦,那我們礦機的價格還能降嗎?”徐浩博接著問道。“價格不能降了,要不然老客戶該有意見了,你今天有點奇怪,怎麼了?”龍蝦回答到。徐浩博一時不知怎麼回答,說道:“沒有,就隨便問問。”

回到辦公室,徐浩博有點不知所錯,他打電話給吳卓躍,告訴了他新礦機的進展和銷售的情況。吳卓躍也感覺到了壓力,兩人商量先丟擲去一半的股份, 兩人註冊了glbse交易所,這交易所劍走偏鋒啊,公司股票證券代幣化交易所,龍蝦礦機之前就有股份在他交易所募資。徐浩博發現買單深度不是很好,雖然一股最高炒到3btc,但是如果兩人把8000股全部賣出去的話,最低到2btc,兩人只能一點一點地掛單。價格每天都在下降,他們猜測背後有人在套現了。徐浩博有點著急:他是農村人,窮怕了,就想多掙點錢;現在這個社會多現實,沒錢寸步難行,有錢才能走遍天下。沒有到自己口袋的錢始終不是錢。

到了2013年9月份,龍蝦礦機的算力已經從起初佔據全網算力的42%跌到8%,第二代礦機遲遲無法上市。

眼看比特幣的價格一天天上漲,qq群裡套現的使用者越來越多,人們不斷拋售手裡的龍蝦礦機股票,導致股票價格暴跌,徐浩博感覺到了危機,徐浩博趕緊打電話給吳卓躍,兩人把手裡的股票全拋了。徐浩博計算了一下,總共拿回4000個btc,一個800,價值320萬。吳卓躍拿回12000個btc,價值960萬。價值按照想在徐浩博呆呆得坐到辦公室裡面,徐浩博激動的又一夜沒有入睡。

他有些不敢面對龍蝦,不敢面對王總和張總。在公司的3個月,龍蝦對他們一直很好,住宿:住的別墅單間;工作:從沒有給他派過有難度的活。現在公司遇到一點難題,就退出。徐浩博內心很慚愧,他覺得他拋棄了龍蝦,他對不起龍蝦。

徐浩博不敢告訴龍蝦自己要走了,他收拾東西,帶著行李,悄悄離開了深圳,徐浩博又回到北京,不管怎麼說,這趟深圳之行還是有收穫的。

 

第九章:蜘蛛島

回到北京,徐浩博第一次沒有因為失業而著急,因為錢包裡面的5400個比特幣,給了他足夠的底氣。徐浩博也不知道接下去做什麼,看了一下行情,比特幣的行情不錯,可以繼續持有;走了三個月,好久沒有去後院咖啡看看,他想看看大家都在忙什麼,隨便看看有不有機會。

後院咖啡的人比之前多了一倍,因為比特幣的行情越來越好,大家都掙錢了。

後院咖啡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熱鬧。才哥現在也成了熱門人物,他錄製了一些小影片,取名:才哥教你玩轉比特幣,擁有了一大批粉絲。徐浩博很高興,自己當初購買比特幣的決定沒有錯,這麼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當然最高興的是東叔,原來東叔已經到了後院咖啡做了cto,大家都在說:前兩個月,東叔把公司股份賣了,還把北京的房子也賣了,投資1000萬購買了比特幣。現在比特幣每天都在漲。

徐浩博感到很震驚,徐浩博的理想是投資比特幣掙錢,有錢了開公司,買房子。但是東叔卻有大氣魄,東叔是做大事的人。

徐浩博去了李老師的辦公室,東叔也在。李老師看到徐浩博過來,招呼他一起喝茶,李老師問道:“普洱還是小青柑”。徐浩博說到:“隨便,都行。這幾個月行情很好啊,下面的人都說東叔發財了。”

東叔笑了笑:“沒有想到投資比特幣比開公司掙錢還輕鬆”。

東叔接著說道:“爽啊,現在每天升值一套房。”

徐浩博坐在旁邊,旁敲側擊問道:“除了投資比特幣和挖礦,大家覺得搞一家交易所怎麼樣,我們北京還沒有交易所吧”東叔笑道:“那個火哥,你認識吧?這幾天他也在琢磨著搞一家交易所,你要不要和他一起投資啊,火哥今天不在,要不然你們可以聊聊。”徐浩博聽東叔這麼一說,有點懵了,看來搞交易所不是他一個人的想法啊。別人先做了就有優勢,這事還不能拖了,到底做不做,得儘快決定,聊了一會,他找了一個理由先走了。

徐浩博打電話給吳卓躍,想約他見一面,聽聽他的意見,吳卓躍說道,“我在奧北科技園,你明天來,我給你一個驚喜”。

第二天徐浩博來到科技園,吳卓躍已經在門口等著他了,吳卓躍說道:“走,上樓”。走到三樓的一個辦公室,徐浩博門口赫然出現大大的:蜘蛛島三個黑色大字的廣告牌,廣告牌上白底黑字,上面還有一隻黑色的大蜘蛛?

徐浩博好奇地問道:“你的公司?”吳卓躍笑道:“驚不驚喜,意不意外?這牌子昨天才安裝好,公司還在註冊,過幾天才能下來”

徐浩博跟著吳卓躍到了辦公室,沒人,吳卓躍解釋道:“現在還沒有人,技術團隊過幾天才能到,兩人進入吳卓躍的辦公室。”

吳卓躍遞給徐浩博一杯啤酒,笑道:“這把我們賭對了,乾一杯。”,接著吳卓躍又說道:現在比特幣價格還在上漲,我想好了,自己幹,搞礦機。

徐浩博疑惑的問道:“你幹嘛把龍蝦得罪啊?”吳卓躍說道:“我想以我為主,把企業做上市,龍蝦不肯讓出股份。你看到了,現在的龍蝦有錢了,哪裡還會看得起我們兩個?”徐浩博聽他這麼一說,問道:“你想好了?”吳卓躍認真的說:“我工作都辭了,騙你幹嘛。今天叫你來,就是讓你看到我的決心”徐浩博很驚訝:你不在投行幹了?那麼好的工作。”吳卓躍說道:“投行哪有礦機掙錢啊,我已經沒有興趣了 ”。吳卓躍有些心理話還是沒有跟徐浩博說,在投行,主要工作就是拉投資,盼關係,大家都講求家庭背景,政府背景和企業背景,還要講求男才女貌,吳卓躍身高一般,相貌一般,真的很難混,工作快一年,也容不進背景的金融圈子,想自己大學的時候拼命學習,獎學金也拿了不少,希望畢業去一家大企業,但是事與願違,人的一生,註定不是那麼事事順心,一帆風順。

吳卓躍已經計劃好了,蜘蛛島以他為主,他出資金,佔40%的股份,他請的技術團隊佔比60%,說起這個負責技術的詹博文,他很早就認識的,是清京大學的教授,之前擔任過積體電路研發部總監及經理,負責各種積體電路的設計和製造,水平不會比龍蝦差,吳卓躍還和詹博文達到協議:礦機沒有研發成功之前,不領工資,如果實現了晶片的兩個關鍵性技術指標,整個技術團隊會因此拿到60%的股份。這是給技術團隊壓力,降低自身風險。

吳卓躍繼續說道:“短短半年,龍蝦就掙到了幾個億,龍蝦行,我吳卓躍也行。我搞礦機,你搞交易所吧。”這話吳卓躍想了很久,從龍蝦股份這事就可以看出,沒有好的交易所,再多的比特幣也沒有辦法套現,最近論壇上也有曝光交易所跑路的帖子,所以沒有一家放心的交易所,他搞礦機會不踏實。

徐浩博笑道:“我有想過搞交易所,但是國內已經有交易所了,比特幣中國你知道的,而且人家已經有著名度了。人家都已經成立一年多了;而且我認識他們的老闆bobby lee,在雅虎擔任軟體工程師。之前我在雅虎實習,我天天被他訓啊。”

   吳卓躍說道:“礦機也好幾家了,難道我不做了?別人有的,我門更優秀,只要你肯努力,一定能超過他。我的公司給你留5%的股份,你的交易所也給我留5%的股份,咱們交叉持股,咱們一起,到時候咱們一起上市,在數字貨幣創出一片屬於自己的空間。”徐浩博第一次感覺到吳卓躍的霸氣,畢業一年,他就有非比凡人的認識。

  吳卓躍說道:“走,帶你看看我的車,順便一起吃個飯。”

徐浩博有點驚訝:“買車了,買的啥車啊。”兩人出了辦公室,到了停車場,走到一輛黑色的轎車門前。徐浩博圍著轎車轉了一圈:“不錯啊,奧迪a4l,這車不便宜啊。還是京牌,花了不少錢啊。”

吳卓躍說道:“走,上車,”在車裡,吳卓躍給徐浩博介紹了一下奧迪車的配置,八氣囊,什麼360度全景影像,什麼全速自適應巡航。徐浩博夢想有輛車已經很久了,前幾年自己雖然也有存款,買車不是問題,但是不敢買,得先買房,要是拿錢買車,每年都要養車,就買不了房,所以平時也不怎麼關注汽車配置,吳卓躍說的配置聽著很高階,但是他不是很懂。

吳卓躍說道:“沒車不行啊,我們主管開的賓士,好幾個同事不是寶馬就是奧迪。之前跑業務,做地鐵打車去見客戶,人家根本就不理我。有個客戶就說了:你們搞投資的,不都是輕鬆掙錢嗎?你自己連一輛車都沒有,叫我怎麼相信你啊。”徐浩博深以為意。

兩人驅車來到大商場,吳卓躍領著徐浩博進了一家牛排。屋裡有點暗,服務員很熱情帶領兩人來到餐位就做。徐浩博之前沒有來過西餐廳,是第一次,他好奇地打量著餐廳,在北京,他吃的最多的是和合谷,川菜館,粥店,之前他一直都把自己定位為認為收入高點的小屌絲。

徐浩博說道:“這餐廳很貴吧”

吳卓躍笑道,“今天我請,不用你掏錢。”吳卓躍又跟他講起在投行的生活,

兩人點了牛排,紅牛,義大利麵。兩人一頓吃了1500多,雖然不是徐浩博結賬,徐浩博還有點心疼。

臨分手,吳卓躍說道:“交易所的事情,我可是認真的,你回去好好琢磨一下,看看怎麼搞,有需求跟我說。”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