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屯比特幣,機構如何在牛市悄悄賺錢?

來自:longhash



2020 年 12 月比特幣突破 2 萬美元后,在近期持續地創造歷史價格新高。


相較 2017 年,區塊鏈行業生態更加專業化,產業上下游也逐漸“機構化”,尤其是北美地區。截至 2020 年 12 月 24 日,服務於機構客戶的灰度比特幣信託基金託管的比特幣目前近 53 萬,佔總量的 2.5% ,其規模從年初至今增長了 89.58% 。早期主要服務其母公司 dcg 的業務,目前規模擴大到許多“新晉”的機構投資者,這也是 2020 年比特幣不斷突破歷史高價後最令人”津津樂道“的話題之一。


事實上,並不僅僅是 2020 年,每一輪比特幣價格大幅上漲都伴隨著機構的入場。


2013 年末比特幣第一次突破 1000 美元時,矽谷風投圈便開始高調“入場”,如著名網際網路投資機構 union square ventures 的聯合創始人,其曾在 2014 年初紐約舉行的關於比特幣監管政策的聽證會上,最早提出唱多觀點“比特幣會如網際網路一樣顛覆,並會持續投資”。2017 年 12 月比特幣價格突破 19000 美元時,全球最大衍生品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 cme 率先推出了合規比特幣衍生品交易服務。

 

可見,數字貨幣行業的“機構化”並不僅是本輪牛市的特點,而是長期趨勢。


所不同的是,前幾次入場機構主要來自風險投資行業,今年的機構則更加多元化。

 

合規機構的常見盈利模式

 

金融和網際網路巨頭是加速數字貨幣行業“機構化”的兩大先鋒力量。2017 年不同的買方扎堆,而今年市場中除了常見機構買方,例如對沖基金、風險投資,還出現了更多的機構賣方,包括礦業服務、主流移動支付公司、網際網路券商、傳統做市商等,這些平臺正試圖滿足更大的市場需求。

 

買方市場的邏輯較為簡單,看好該領域的發展而買入持有。而賣方市場則透過提供相關的服務產生盈利,有較為成熟的商業模式。


 

機構入場代表著“服務專業化”,一直在社交媒體高調唱多並大量買入比特幣的美國商業智慧上市公司microstrategy,透過使用 coinbase 的機構賣方交易服務,進行拆單演算法高頻買入比特幣並不被市場發現。microstrategy 執行長邁克爾·賽勒(michael saylor)也曾聲稱,他進行了多達 78388 筆鏈下交易才買到了 21454 btc。coinbase 的服務幫助 microstrategy 省下數百萬美元的成本,隨著比特幣的價格增長,microstrategy 的初次試水也收益頗豐。


入圈的傳統金融機構到網際網路公司,機構盈利的策略不單一依賴於比特幣幣價的單方面上漲,甚至有部分機構未曾持有過比特幣。如全球最大的衍生品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 cme globex,當前掌管近 14 億美金持倉量的期貨合約,然而 3 年來其並未曾持有並託管 1 枚真正的比特幣,而是靠收取合約買賣雙方的美元手續費獲利。各類機構的盈利方式從簡單的看好幣價待其上漲,變得越來越多元化,並對行業產生積極作用。

 

買入並看漲比特幣的 3 類機構


除了做比特幣相關服務盈利,高調地單邊看漲的多頭也非個案,如移動支付巨頭 square 今年購入約 4700 枚比特幣,商業智慧公司 microstrategy 也在今年分批購入 7 萬枚比特幣作為中長期的公司資產配置,並披露在公司公開財報中。ceo 們紛紛在社交媒體公開表示看好其長期發展,如 microstrategy 的 ceo 曾在 twitter 上與 elon musk 介紹其比特幣的投資心得。

 

機構中除了長期的比特幣多頭外,還有一些投機交易機構,也對市場產生很大影響。


據 premitive ventures 的創始人 dovey wan 分析,目前參與比特幣領域的合規機構分為三大類。


第一類屬於投機機構,偏短線,華爾街大多數機構為這類,如出身於專業對沖基金的 ark capital ,現在交易量較大,無論是期現套利還是專業量化交易,主要被比特幣中短期的價格波動和流動性所吸引,屬於純交易導向。


第二類是賺美元本位的投資機構,很多灰度的投資人透過其信託進入比特幣世界,隨後在獲利週期中賣出,他們更加關注法幣本位的投資收益率。


第三類是配置類機構,近期隨著 microstrategy 一類上市企業把比特幣作為資產配置來看,可能會影響到賬面現金儲備較多的上市公司用來管理其戰略儲備金,因為比特幣價格與美元資產的低相關性的趨勢,這種配置類的機構會傾向長期持有比特幣。


部分機構或因溢價套利入場


據資料分析平臺 skew 對其灰度溢價套利的研究表示,灰度(greyscale)旗下的比特幣信託 gbtc 份額在二級市場的價格相對於淨資產價格(nav)長期存在很大的溢價,去年平均溢價率為 19% 。



同樣面向合規機構的芝加哥商品交易所 cme ,允許投資者如”文藝復興量化基金“ 在不擁有比特幣現貨的情況下,用美元做多或做空位元期貨合約。隨著 cme 槓桿基金的淨空頭寸突破 4.6 億美元,skew 認為對沖基金並未持有“裸空”的比特幣頭寸,而是在進行“灰度溢價“的 cash carry 期現套利。



而被其比特幣衍生品高溢價吸引的不僅僅是對沖基金,也包括很多傳統做市商如 akuna,jump trading 等。做市商透過演算法交易為比特幣提供流動性獲得交易平臺返傭,他們並不預測比特幣的價格漲跌。他們進入的原因可能是,相較於傳統市場,在數字貨幣上能獲得更高收益。


灰度(greyscale)信託份額的大額持有者是 blockfi 和 three arrows capital ,兩者分別為數字貨幣借貸平臺和專注區塊鏈領域的對沖基金投資公司,是市場上最活躍的貸款/借貸方。


灰度利用其信託溢價似乎可以使這種規模體量的存貸雙方獲得一個高的利率,sec 檔案 13g 顯示,他們是信託大額機構持有者擁有超過 5% 的份額。


2020 年 12 月,數字貨幣領域再度頻頻登上主流媒體的頭版,和 14 年、17 年牛市一樣新增了更多的“名聲顯赫”的知名企業。其中有長期看好而加入其資產配置的上市科技公司,也有相當一部分中短期的參與者,雖然參與的機構其盈利並非簡單地買入比特幣待價上漲,但是從長遠角度看,這些參與者有利於這一新興生態變得更富有生機。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