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跨境支付的正規化轉移,併購 Stellar 的 Velo 究竟是何方神聖?

買賣虛擬貨幣

拋開週期性的炒作,什麼才是區塊鏈行業真正的需求和痛點?

一個公允的答案或許是,跨境支付。

價值儲存與價值轉移,是比特幣的兩大敘事邏輯,價值儲存的價值已然被市場所挖掘,利用區塊鏈網路進行價值轉移則還在不斷探索:

以USDT為首的穩定幣迎來大繁榮,市值突破380億美元,實現了應用出圈;瑞波依靠跨境支付的故事贏得了資金和擁簇,市值一度位列前三;Circle多次轉型,最終尋覓到了加密聖盃USDC……

2021年3月15日,大新聞傳來。

數字信用協議 Velo Protocol 的創立團隊 Velo Labs 宣佈併購主打跨境支付的公鏈Stellar背後的支付科技公司Interstellar,共同建立一個全球結算網路,促成更快、更低廉、更透明的跨境支付。

Velo Labs 是何方神聖,他們憑什麼併購與瑞波齊名的老牌公鏈Stellar,又如何變革區塊鏈跨境支付格局?

區塊鏈跨境支付變遷

成立於2013年的Circle是最早用區塊鏈概念做跨境支付的區塊鏈公司。

成立之初,它們以比特幣為通道,搭建了一個跨境匯款的網路。

原理很簡單,讓比特幣成為兩種法幣的兌換橋樑。這個跨境支付網路如同一條跨國高速公路,A國使用者要把錢匯到B國去,這筆錢先駛入高速公路的入口,在數字貨幣交易所,A國法幣被轉換成比特幣,比特幣再快速駛向B國,並在出口,同樣也是交易所,把比特幣兌換成B國法幣。

儘管使用了比特幣作為中間貨幣,但是普通投資者卻感受不到其存在,透過Circle錢包,可以在一個小時左右,完成跨境支付轉移。

然而,這類模式並沒有得到市場和監管的認可,轉賬效率方面,比特幣受限於效能,轉賬慢,極端行情下會產生擁堵。

在安全風險方面,比特幣交易是匿名且較難追溯的,因此這一模式創新也沒有得到監管機構的認可。

出於風險與監管考慮,2019年6月,Circle宣佈逐步停止對Circle Pay的支援,並於9月30日關停服務。

長期以來,在區塊鏈跨境轉賬支付的故事裡,瑞波是長期的主角。

利用XRP進行跨境轉賬支付,實現原理和Circle類似,不同之處在於,跑在“跨國高速公路”上的不是比特幣,而是XRP,同時這條跨國高速公路基礎設施更加完善,Ripple TPS為1500,同時瑞波主動聘請做市商在各大交易所為XRP提供流動性,但即便如此,依然少有機構主動使用XRP進行跨境轉賬。

為了延續“XRP用於跨境轉賬”這個故事,瑞波不得不掏錢補貼機構,讓他們承諾使用XRP,據SEC披露,Ripple發放的補貼金額高達5200萬美元。

在利用比特幣網路進行跨境轉賬失敗後,Circle找到了新的聖盃——USDC,由Circle和Coinbase聯合建立發行的美元穩定幣,相比USDT,定期釋出審計報告,更加透明合規。

事實證明,利用穩定幣進行跨境轉賬,效率更高,同時規避了流轉中的價格波動風險,不足之處在於,美元穩定幣逐漸變成了美元體系在全球擴張的遊戲,並未讓區塊鏈金融普惠東南亞、非洲等金融設施不完善的國家,中心化的監管風險和道德風險依然是懸在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那是否有一種跨境支付方案,建立在高效能公鏈上,並依託去中心化穩定幣進行結算,同時滿足全世界大多數地方,特別是落後地區的跨境轉賬需求?

Velo協議的跨境支付3.0

如果將BTC和XRP作為中間貨幣的跨境支付1.0,USDT和USDC之類中心化穩定幣稱為跨境支付2.0,那麼以Velo協議為代表發行的數字信用則可以被稱為跨境支付3.0。

區塊鏈跨境轉賬3.0吸收了前兩代的經驗教訓,並加以改進,主要有以下特點:(1)依託高效能的公鏈;(2)去中心化數字信用(穩定幣)轉賬,避免價格波動;(3)法幣多元化,滿足落後地區的金融需求。

Velo Labs成立於2018年,在正大集團和恆星網路(XLM)支援下,開發了區塊鏈金融協議Velo協議,為使用智慧合約系統的企業提供數字信貸發放和無邊界資產轉移。

Velo協議是亞洲第一個去中心化的信用和結算網路,可以發行與任何法定貨幣錨定的數字信用,從而實現在區塊鏈網路中以低成本、安全、簡單的方式進行無摩擦的價值轉移。

2020年12月9日,Velo實驗室團隊宣佈其合作伙伴Lightnet集團和瑞士SEBA銀行成功地使用 Velo 實驗室的聯合信用交易網路 (Federated Credit Exchange Network, 簡稱 FCX) 完成了有史以來第一筆跨境轉賬交易。

Velo 協議究竟是如何幫助這兩個機構完成跨境轉賬的?

在Velo協議下,SEBA銀行和Lightnet集團分別將協議原生代幣Velo存入托管賬戶,依託智慧合約,生成與法幣價值掛鉤的數字信用,這裡的數字信用可以理解為穩定幣般的存在。

SEBA銀行利用Velo發行與瑞士法郎掛鉤的數字信用vCHF,Lightnet集團發行與美元掛鉤的數字信用vUSD。

隨後,雙方在聯合信用交易網路(FCX)中完成數字信用的交易,相當於執行了一次vUSD/vCHF交易對。

最後,SEBA 銀行和 Lightnet 集團可以隨時將其 vUSD 和 vCHF 完成變現。

在這個過程中,Velo協議原生代幣VELO一方面承擔了超額抵押鑄造數字信用的角色,類似於鑄造DAI的ETH,同時也充當了橋樑資產,VELO的需求隨著Velo協議的使用擴張而繁榮。

底層技術上,Velo資產基於Stellar區塊鏈發行,每秒能夠完成 1000 筆交易,每30萬筆交易手續費為0.01美元,適用於匯款和支付等應用場景。

除了Stellar,Velo 還可以選用任何智慧合約平臺來構建智慧合約,如以太坊、智慧金融服務平臺 Evrynet 或其他 EVM 相容的公鏈。

在實際的落地場景中,有匯款轉賬需求的使用者只需要將法幣存入轉賬運營商,轉賬運營商透過Velo協議的可信任夥伴將其轉為與法幣價值掛鉤的數字信貸,然後該數字信貸轉入生態中的另外一位轉賬運營商,該轉賬運營商將其兌換為本地法幣轉給收款使用者。

在這個過程中,普通使用者感受不到VELO的存在,同時可以享受快速、低成本的跨境轉賬服務。

通俗地來講,Velo協議在跨境轉賬方面的應用就是原生代幣VELO鑄造去中心化數字信用(穩定幣),並在聯合信用交易網路中完成跨境轉賬交易,既保證了價值傳輸的穩定,同時避免了監管風險。

Velol協議來自於泰國,目前主要輻射東南亞地區,一塊摺疊熱土。

來自東亞和歐美的資金瘋狂湧入,奢侈與華麗的背景卻是落後的金融基礎設施,與大量務工的底層。

與中國早已普及的移動終端實時轉賬水平不同,東南亞國家的轉賬匯款方式至今需要透過銀行進行,由於東南亞多島嶼,導致銀行網點分散,透過銀行跨境轉賬的過程不僅麻煩、漫長,而且手續費高昂,“一般來講銀行的 ATM 會收取 3% 的手續費”,一名久居泰國的華人如此說道。

東南亞為Velo協議的落地提供了天然的場景。

Velo背後的正大集團

每一個渴望改變金融生態的公司背後都有一樽“大佛”,能合併Stellar更是說明實力不俗,VELO背後的支持者是泰國最大的商業集團正大集團,下屬400多家公司,員工人數近20萬人。

每個中國人都有“正大記憶”。

無論是央視播出的《正大綜藝》,還是日常消費的正大廣場,亦或農村使用的正大飼料,背後都出自正大集團。

Velo董事長謝展是正大集團執行董事長謝中民之子,同時還擔任泰國頭部消費金融公司 AEON Thana Sinsap 和證券公司 Finansia Syrus Securities 的董事長。

2018年,謝展以個人名義收購了著名財經雜誌《財富》。

有正大集團的支援,Velo獲得了廣泛的應用場景。

例如,泰國金融科技集團 Lightnet 的跨境匯款系統基於Velo協議構建,並開始投入商業化運營。今年1月,Lightnet 完成3120萬美元的A輪融資,多家銀行系資本參與投資。

711便利店在全球廣為人知,711在泰國則由正大公司全權運營,對於泰國人而言,711不僅是便利店,更是一個關乎日常生活的全方位服務機構,包括金融服務。

無論是來東南亞旅遊的遊客,還是在泰國務工的其他東南亞國家居民,都可以在711完成跨境轉賬服務,而7-11 控股旗下銀行 Seven Bank也是Lightnet集團的投資者。

線上上支付領域,泰國的“支付寶”Ascend Money同樣為正大集團旗下企業,分別擁有True Money和Ascend Nano兩大金融服務持牌平臺。其中,True Money提供借記卡和電子錢包服務;Ascend Nano則定位小額貸款和個人貸款平臺,向泰國中小企業和使用者普及網際網路信貸服務。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螞蟻金服與Ascend Money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並對Ascend Money進行了戰略投資。

如今,Velo不僅有正大集團的應用場景支援,合併了Stellar恆星之後,獲得了更為直接的技術支援,和生態資源。

關於雙方合併,Interstellar和Stellar網路的創始人Jed McCaleb表示:“這對Stellar生態系統來說是重要的一步。它將潛在推動更多網路節點的加入,從而在亞洲為Velo和Stellar社羣創造更多的出入金通道和商業機會。

無論是Velo,還是Stellar,新的歷史篇章已經開啟。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